热血网友必读,恶警如此抓人经过。被拘记者刘虎之妻笔记

http://img6.cache.netease.com/2008/2013/9/23/2013092315252972b07.jpg

秦凌 《新快报》调查记者刘虎妻子 我的丈夫刘虎,是2013年8月23日11时半过在我重庆家中被北京来的警察铐走的,迄今已快有一个月了。这些天早上孩子睡醒了,第一句话还是问:“我爸爸回来没有,好久回来?” 我所知道的刘虎被抓经过 我的丈夫刘虎,是2013年8月23日11时半过在我家(重庆市渝北区)中被北京来的警察(事后第二天方才得知)铐走的,迄今已快有一个月了。因我当时尚在单位上班,我事后了解的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23日中午约12点46分,我突然接到我父亲电话,说“刘虎被警察带走了”,我当时一听就整个人都懵了,感觉天都塌下来了。稍后,赶紧给单位领导请假返家。 回家后,父亲告诉我事情经过:今天中午大概11点左右,有人来我家融门,父亲和刘虎都争着去开门,他们均以为是外婆带我们的孩子回来了。刘虎打开一看,见到是小区物管主任和其他几人,就转身朝书房走去,这时小区的物管主任就进门来,直接拉着我父亲朝阳台走去,边走边说:“我来看看你家楼上在漏水呀”。 随后,又跟进到屋里四五个便衣男女,径自尾随刘虎走进书房,随即把书房门关闭。这时,其中的一男一女从家门口处就拿着摄影机一路摄了进来,并在书房摄了一会儿,两人便出来对着我父亲摄像。 随后,一位穿着警服的男子也进门来了并自我介绍:他是我们这里的社区民警,指着另外一位穿警服的男子说,这是我们派出所的指导员。 面对此景,我父亲茫然无措。 之后,另外四五位便装的男子便让父亲和刚做完我家清洁准备离开的阿姨到沙发上落坐,并简单询问了父亲一些家庭情况:在哪里工作,家里有几口人等。这时,家里的座机也响了起来,父亲准备去接但被制止,电话也随即被挂断。 父亲此时说:“我要去打个电话,我喊我外孙回来洗澡,她在下面跑热了。”一便装男子说不用,就让她们在下面耍。父亲刚想朝卧室走去,就被四五个便装男子阻拦着,并拥着父亲一起走进父母的卧室。进去之后,父亲刚去拿手机,对方便把他的手机缴了。 此时父亲大声说:刘虎不就是实名举报了马正其嘛,现在(社会)腐败分子多得很,恁些当官没有几个屁股干净的! 几位警察在书房翻腾了二十多分钟,便将刘虎戴上手铐往外走。刚好,母亲带着孩子也刚进了家门,孩子见到刘虎就大声喊:“爸爸,爸爸”,要扑过去抱抱。我父亲见状,赶紧上前将孩子抱了过来,并转身把孩子背朝她的爸爸,不想让年仅4岁的孩子看见她爸爸被警察带走的这个场面。 刘虎只对我父母说了一句:“没有什么,不用怕。”就被铐着带出了家门。 随后,我父亲来到书房,房内还有一女的在摄像,一男子在搜东西,他们给我父亲说:“我们要对刘虎的这些东西进行搜查,有搜查证,你们来看到起。”(在整个过程中,对方均没有出示任何有效证件与文书)见状,我生气的父亲转身就去了客厅,当即向社区民警和便装男子发问:“刘虎犯了什么罪,你们要把刘虎带走。你没有逮捕证嘛。”便装男子回答:“我们是按程序来,只是传唤刘虎核实几个问题。”我父亲说:“既然是传唤,为何要戴手铐。”对方没有回答。 稍后,我父亲小声地问了一下那个被称作是指导员的人:“这些人是哪里的。”指导员小声答道:“北京来的。”我父亲便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大约到了12点半,两个便装男子抱着我家的台式电脑和刘虎的笔记本电脑走出了书房,我家孩子就大声发问:“为啥把我家电脑抱起走,这是我们家的。”我母亲见状不对,只好哄着孩子:“电脑坏了,叔叔拿去修。” 见对方拿走在书房的电脑和笔记本,在卧室的刘虎钱包以及从存放在书柜底部抽屉里的几十张各类作废卡片中挑出来的,五张过期注销不用的银行卡(这些留下的作废卡,是孩子平时当做玩具在玩),我母亲说道,“你们拿走(东西),不给我们看一下哈,留个依据呀。”此时对方有人说道,“别无理取闹!”吓得母亲再不敢作声了。 至此,也有人把刘虎钱包里的现金数了数,告诉我父母,里面还有一千七百多元的现金。当我慌忙赶回家后,一面安慰两位老人,一面通过他们才了解到上述情况。 由于不得知刘虎被铐走的原因,下午2点半许,我母亲去楼下物管询问了情况,物管主任拒绝透露任何信息。有物管工作人员则告诉我母亲:“这群人来的时候,给他们出示了警官证后,就把车开进了车库。”他还透露,上周四也有几个便装男子打探了刘虎的情况。 刘虎被铐走的情况也让我焦急不安。下午3点多,我拨打了住家的社区警方机构——龙溪派出所电话(023—67063684),探询情况。 一个女警员(对方没表明身份)接电话,我简单介绍了我家情况后问:“为什么要带走刘虎,是什么理自,他犯了什么罪,被谁带走的?”对方只说是“上面的人”,其他的均说“不知道”。此刻,刘虎的两部电话13281**8848和18681**6907均已关机,打不通了。 急忙中,我只好给刘虎的同事、朋友打电话,询问解决之道。鉴于此时虽不知道刘虎是由哪一路警方带走,但已明确刘虎是涉“案子”了。无奈,经朋友们指点,拿到了2位律师朋友的电话。 随后,敏感的南方记者在网上公布了“刘虎被警方带走”的消息。我则以刘虎妻子的名义,委托了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斯伟江律师和北京天问律师事务所周泽律师为代理人,代为向有关方面交涉、申诉发布相关消息,  一旦刘虎被正式拘留、逮捕,则委托上诉二位律师为侦查阶段刘虎的代理律师。 事后,我专门问询了我的父母,警察来我家带走刘虎,以及电脑等物品被拿走,警方均没有给我父母出示任何证件和文书。刘虎在家里关闭的书房门里面,和几位便装男子共处一室的二十几分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无从知晓,这对我暂时就是一个“谜”。 刘虎被警方铐走,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均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我父母无眠,整夜,我也无法入睡。到了24日凌晨1点,4岁小孩仍睡不踏实,从睡梦中惊醒后便不停哭闹,吵着要“爸爸”,更令我揪心的是,过度的哭闹,  一度让孩子呕吐不已。对此情,我真的好无奈、好无助,无力感时刻裹胁着我。 已是24日凌晨1点55分,无法入眠的我还是没有老公刘虎的任何消息。索性上网翻看了有关的信息,网友的评论让人很感动、很暖人心,但还是不知刘虎的“下落”。 从下午到晚上,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们纷纷打来电话,给予我关怀和安慰,不少律师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你们的这份情意我和我家将永铭在心。在此,我代表刘虎及我们全家向关心支持我们的朋友们,表达我们真诚的谢谢! (警方交给我的《拘留通知书》) 事后,我与警方交涉的情况 8月24日,一夜未眠的我,早上6点过就起了床。暗暗中,我对自己加油。我要坚强,我要勇敢,我现在是家里的顶粱柱,要照顾好老人和小孩,让刘虎放心。我不要慌,坦然面对。 8点一刻,我们的宝贝醒了。醒来的第一句就是“我爸爸呢?”这让我和母亲顿觉心酸,差点都哭出来了,我们真不知道此刻刘虎在哪儿。 我一面整理给两位律师的书面委托书,一面等朋友来陪我,准备去辖区派出所再探刘虎消息。10点59分,正在楼下等电梯回家的我突然接到显示为678412的电话,一名说普通话的男子在电话中自称他是北京警方,让我现在去一趟龙溪派出所。 听到此讯,我当时的心情既激动,又不安。老公的消息有了,但等待他的又是些什么呢。随后,在朋友的陪伴下,我立刻前往龙溪派出所。当我来到派出所时,该所所长正在一楼大厅等我。在他的带领下,我通过旁边的一扇铁门来到该所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面有三位男子,其中两名男子自称是北京警方的,他们请我坐下,说有东西要给我。 我觉得我坐在沙发上,需要俯瞰对方讲话,便站了起来说:“还是站着吧,这样好点。”此时,一名男子拿着手机摄像,一名男子把二份写有《北京市公安局拘留通知书》出示给我看,这份编号为“京公网安拘通字【2013】000044号”的拘留通知书上的内容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之规定,我局已于2013年8月24日1时将涉嫌寻衅滋事罪的刘虎(性别男,出生日期:1975年9月7日,住址:重庆市渝北区XX路XX号)刑事拘留,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该通知书由北京市公安局盖章,上面打印的时间是2013年8月21日。 我看完后,警方让我签字,并将签字的那份收回去了。签完字,我便问对方:“刘虎犯了什么事,你们要带走他?”对方称:“这个他们不清楚,他们是负责前期的,人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可以去了之后向预审总队相关人员询问案情。”我问:“我能去见刘虎吗。”对方称:“你不能见,可以让律师去。”对方还说,刘虎有话带给我,他要找律师,要找斯伟江和周泽两位律师。此时,已焦虑一晚,不知刘虎下落的我强作镇定,面带微笑地与警方办完手续,当离开派出所的一刹那,我的心酸酸的,眼泪真的止不住了,像断线的珠子直往地上酒。 面对一纸《拘留通知书》,我虽已确知了刘虎的下落,但我的心真的仍是很痛很痛,就像被针刺了一样。 我认识的刘虎 细说起来,我与刘虎相识已10年了。2003年7月,尚未毕业的我在实习时就认得了这位大哥哥式的老师刘虎。次年,我工作一段时间后,经人介绍与刘虎相识、恋爱,2006年我们建立了家庭。婚后,我们在生活上互帮互助,但工作上,我们相互间是从不过问,从未“干涉”,以至于时至今日,有人问我刘虎做了哪些报道。我也确实无从答起,偶有他人评价较好的报道,我也是事后在网上查阅获知。就连他被各类机构评比获奖的事儿,我也是见到了他拿回家中的证书才知一二,刘虎也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算是介绍。 2008年,刘虎离开重庆,先后到了《成都商报》、《新快报》,专事深度调查报道。见过刘虎的人知道,他真可是其貌不扬。但刘虎心底善良,是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工作中是一位有职业素养、职业操守的专业记者,他发表的众多报道作品,证明着他的坚守与努力。 所有这些,不但体现在他的工作中,也体现在生活里。这既是我作为他女朋友、妻子的感受,也是他的朋友们的评价。为帮助山区的乡下学童,在我们婚前,他就在资助几位孩子读书,还拿回“免费早餐”活动资料,要我与他一道讨论资助事宜。 汶川地震时,他在青川坚守了一个月,报社摄影都换了几拨人,但他还是坚守在灾区采访,发回了不少的报道。回到家后,整个人一脸胡子拉碴,蓬头垢面,我妈笑他像个野人,又黑又瘦。但他对采访,乐此不疲,一有事就想“冲”上去。 回到家中,刘虎还算“文静”,算是只乖乖虎吧,一点也不凶。他是我老公、老虎换着叫的爱人。我家是与我父母住在一起的“大家庭”。刘虎在家中也很“勤快”,父母不在家时,只要他在家,一般都是他做饭,我下班就能吃到现成的了。 我们有了孩子后,老虎的父爱大增,虽有我父母帮着带孩子,经常出差在外的他只要在家,就尽量与孩子待在一起,也减轻我父母的一些劳动。以至于现已4岁的孩子很是黏他爸爸。爸爸在她眼里,就是“好爸爸”,早上醒来就会找“爸爸呢?”23日深夜,噩梦惊醒的她,哇哇大哭时要的就是她爸爸,这一幕,已过去20几天了,但仍深深地刺伤着我的心。 老虎,我和孩子,全家都想念你,快点回家吧。 我赴京第一看守所探刘虎 刘虎被铐走20余天了,这些天早上宝贝睡醒了,第一句话还是问:“我爸爸回来没有,好久回来?”我只好说:“爸爸出差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但我的心酸酸的,宝贝,妈妈不是存心要骗你,你还小,你还不懂得这些事情。 得知刘虎准确的下落,我便与委托的二位律师联系,积极准备前往探视刘虎。但世事并非顺利。 25日凌晨1时30分,北京警方官微@平安北京发布消息称,“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证实:《新快报》记者刘某涉嫌制造传播谣言已 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白天,全国的网络、报纸简直是铺天盖地,到处都是刘虎被刑 拘的消息,让我和家人、朋友无不担心。 25日下午4点半,我又接到幺妈电话,说奶奶也逝世了。唉,什么事情都赶到一块了。上个周末,我和刘虎还去看了奶奶的。没办法,得先去奔丧,我是我家顶粱柱,我得代表老虎、全家去奔丧、尽孝。 丧事我仅去参与了一天,亲人的离别,也搞得我头昏脑涨,但更多是关于刘虎的消息让我和家人更加忐忑不安:24日,我接到的北京警方《拘留通知书》告知,刘虎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拘,25日,北京警方官微又说他涉嫌“制造传播谣言”,刘虎到底犯了什么事儿?我得搞个清楚,我得赶快去北京见律师,探视刘虎,把情况了解个清楚。 8月27日,乘早班飞机赶到北京的我,到了当晚8点半才跟风尘仆仆赶来的两位律师碰上面,商议第二天去见刘虎的事。 当夜,我真是辗转未眠,心情既激动又忐忑,不知我们的律师是否见到刘虎?我的老虎他还好吗?有没有受委屈? 8月28日早7点半,窗外雨一直下个不停。我和斯伟江律师、周泽律师等汇合后,乘车沿着京沈高速出京方向开了几公里,再从豆各庄下辅路,沿着一条水渠向南开了十多分钟后,车才停在一片灰色墙壁前。 这就是北京第一看守所。我第一次来这里,下车之后发现雨也停了,8点50分,看守所接待室9点才上班,我们成为心急的第一拨访客。 斯伟江和周泽两位律师拿出了委托手续,办理会见。民警问:什么案子。律师:寻衅滋事。民警:叫什么。律师:刘虎。 民警:刘虎啊?那你这个得等会。得等他们这拨(其它会见律师)都办完手续了。律师:为什么。民警:这个啊,他这个是一批案子,你们得等会儿啊。 其实,他们是要请示。警察开始打电话,9点20分,请示完毕,两位律师才进去会见。而我在民警请示这个时间里,赶紧把从家里给刘虎带来的一些衣物,逐一取出给民警检查,其中一条牛仔裤因为带金属钉子被拒收了,其余衣物还好,被登记后收下。 在此,我第一次得知,看守所还可以给关押在此的人“上账”(用于在里面的花费),限额是两干元。随行的在京朋友执意为刘虎存了第一笔“上账”两千元。 涉及法律规定,会见期间,作为家属的我只能傻傻地等在看守所大门口外徘徊,焦急地等两位律师出来,等着刘虎的消息。 中午11点02分,两位律师走出看守所。他们告诉我会见结果:刘虎涉嫌“寻衅滋事”的“犯罪事实”,不过是通过微博对多位官员进行了批评、控告和检举,其中包括四位副部级干部、一位厅级干部和多位县级干部。刘虎对律师表示,其微博披露的内容,都有可靠的信息来源,其中有的是转发,有的其自己亲自调查过。 因时间不够,两位律师下午一点半还要继续会见,我只能在高墙外继续等待。此情此景,我终身难忘!不过,律师告诉我他在里面精神看起还不错。 等待看守所门口,还围着许多跟我们一样的人,我们都有一种统称——犯罪嫌疑人家属。突然间,这群人骚动起来:有三位男子拎着被子和衣服,正缓步走出了看守所。人群爆发出欢呼,有人喊了一句:“无罪释放”。闻此,我两眼泛红,更觉心里酸酸的。这种盼头何时才轮到我呢。 8月28日,受我的委托,斯伟江(右)、周泽(左)两位律师前往北京第一看守所会见刘虎。

Posted in Restore history explore the truth, 今日中国 | Tagged | Comments Off

Geert Hofstedes cultural dimension What about China?

If we explore the Chinese culture through the lens of the 5-D Model, we can get a good overview of the deep drivers of Chinese culture relative to other world cultures. Power distance This dimension deals with the fact that all individuals in societies are not equal – it expresses the attitude of the culture towards these inequalities amongst us. Power distance is defined as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less powerful members of institutions and organisations within a country expect …

Posted in Restore history explore the truth | Tagged | Comments Off

Invest and deport Jasmine Sun who was the main suspect of a famous Thallium poison murder case (victim:Zhu Lin) in China

Please check following link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invest-and-deport-jasmine-sun-who-was-main-suspect-famous-thallium-poison-murder-case-victimzhu-lin/Rd8C54p1 Invest and deport Jasmine Sun who was the main suspect of a famous Thallium poison murder case (victim:Zhu Lin) in China In 1995, Zhu Ling as a Tsinghua university student was found out to be purposely poisoned twice by lethal chemical: Thallium, which leads to her permanent paralysis. It was indicated that Sun, her roommate, had the motive, and access to the deadly chemical. Jasmine Sun was investigated by police as suspect in 1997. But …

Posted in Restore history explore the truth | Tagged | Comments Off

Social media pushes China into dealing with bird flu outbreak

http://www.rawstory.com/rs/wp-content/uploads/2013/04/A-photo-from-weibo-user-Mao-Lanlanlan-on-April-15-shows-dead-sparrows-on-the-ground-in-a-residential-area-in-Nanjing.-Image-via-AFP..jpg
Posted in Disease in China , Bird Flu, Restore history explore the truth | Tagged | Comments Off

Chinese Vocabulary: Internet Commentators Or Wu Mao

Posted in Restore history explore the truth | Tagged | Comments Off

China’s Brutal Past Haunts the Present: First Lady Sang to Murderous Troops; Boy Sent Mother to her Death

http://d6xokdhfna55s.cloudfront.net/user_content/newsimages/9b5abb1b-d064-4b92-85b7-0d9bdce0ba8f.jpeg?app=278
Posted in Restore history explore the truth | Tagged | Comments Off

Heirs of Mao’s Comrades Rise as New Capitalist Nobility

http://www.bloomberg.com/image/iZa6TSJtdN90.jpg
Posted in Restore history explore the truth | Tagged | Comments Off